首页

搜索繁体

第二十五章 福王篡位(2)

    三天时间转眼即逝,在余豪的引领下,众人平路骑马水路乘船,很快就趁夜色坐着竹筏来到了淮水与汉江汇合口——金陵湾。

    与金陵府只有咫尺之遥!

    夜幕中的金陵,到处张灯结彩,喜气洋洋,到处都弥漫着新皇登基的喜庆气息。

    看着商船遍布的汉江,与莺歌燕舞的淮水,让人仿佛置身于歌舞升平的太平盛世之中。

    河堤上、花船里,吟诗作对的富家子弟、婀娜多姿的陪酒少女、用不尽的珍奇异果,吃不完的美酒佳肴都尽数倒入秦淮水中……纸醉金迷奢靡享乐之气侵袭着每个人的肌体。

    天下富庶无出江南,虽然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但此刻的鲁王却更像进城讨饭的叫花子。君昊辰不禁暗暗一叹。

    “郡主,这里好美啊!”余优指了指秦淮水上的片片花船。

    沈初雪还未来得及点评,徐虎就冷不丁地来了一句,“美什么美,又是露屁股又是露大腿,这帮娘们就不怕冻着了!”

    再美好的景色也抵不过徐虎这张恶嘴的点评,看了看岸上的情况后,君昊辰连忙跟笑岔气的诸人说道“守城的巡逻队过来了!”

    众人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,果然,还真有十几个身穿宣军制服的人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从哪来的?做什么生意?交过停泊靠岸税没有?”

    为首一人身高六尺虎背熊腰,手提军刀斜目而视,看起来极为嚣张跋扈。

    其余士卒则轻车熟路地跳上船来,仔仔细细地查看竹筏都载着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君昊辰看了一眼鲁王,得到后者的应允后,才取出鲁王印信沉声喝道,“放肆,鲁王殿下驾到你尚且不知?真是罪该万死!”

    这一声大喊,把所有士卒都吓傻眼了,带头的士官磕磕巴巴地接过鲁王印,旋即从上到下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君承德,还真别说,跟画像上确实有几分相像。但鲁王不是已经在关东战死了吗?怎么突然又活过来了?

    那士官走上堤岸,来回踱步思忖片刻后说“此事重大,请诸位在此稍候,容小人先去禀报上官!兄弟们撤!”

    话罢,这伙人便如获大赦,争先恐后地跑回金陵城汇报去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怎么还没来!冻死个人!”

    江边河畔,夜寒风大,朱戴止不住双手抱胸,来回踱步。

    “王爷,已经一个多时辰过去了。”君昊辰抬头看了一眼月亮,显然也有些等得不耐烦。

    鲁王将身上的披风揽紧了一下,思忖良久之后突然说道“事情不对!赶紧走!”

    “走?不等福王出来迎接了吗?难道我们自己进去金陵府?”

    徐虎丈二摸不着头脑,还想再问,却被君昊辰一把拽到马背上,急匆匆地往西狂奔。

    “我说君兄,咱们跑错方向了,金陵府是在东边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炷香之后,成千上万支利箭响彻云霄,划破夜空,将他们先前乘坐的那艘竹筏射得千疮百孔,很快便沉到了江底,乱箭之中,还隐隐约约能听到有人在高喊。

    “来人竟敢冒充我鲁王殿下,给我就地格杀!”。

    “乱臣贼子,乱臣贼子!”

    逃跑之中的鲁王怒火攻心,竟仰天吐血,晕倒在马下!